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NGO发声>  【人物】黄泓翔:一次造一间小屋,直到改变世界

【人物】黄泓翔:一次造一间小屋,直到改变世界

2019-11-21 10:34:35  来源:中南屋世界公民教育  作者: 黄泓翔    点击数量:4078

 

 

亲爱的朋友们:

 

你们是不是有时候会疑惑,“中南屋世界公民教育”中“中南屋”是什么呢?

 

乍听上去,还以为是餐厅、地产,

 

其实我们也是从一个小小的屋子起步的鸭。

 

2013年,从哥大毕业后,我一个人来到了非洲大陆东边的肯尼亚,

 


曾经我也是独自一人

 

在这里探索“中国人如何从走出去变成走进去”“中国人如何融入非洲、融入世界”的话题,

 

那会儿的我,一无所有。

 

如果说希望先有什么,那大概是希望先有伙伴吧。

 

希望有人跟我一起到贫民窟做公益,有人跟我一起去做野生动物保护。

 

但首先,需要有个地方,能容纳志同道合的朋友们。

 

朋友的父亲于是借给了我他们当时员工刚搬出去、本来准备退掉的宿舍——

 

一个在内罗毕西边、两层的小屋子。

 
 

什么都没有的小屋和我的伙伴们

 

这就是我最开始唯一拥有的东西。

 

那时的屋子没有床、没有桌椅,什么都没有,

 

但……却有着无限的可能。

 

我给这个屋子起名“中南屋”,英文名China House,意思是中国与发展中世界之间对话的空间。

 

我希望“她”成为中国新一代青年人走进非洲并落脚的窗口,希望“她”成为帮助中国人融入世界的力量,希望“她”成为希望了解中国人的非洲人、西方人能找到我们并与我们进行开放对话的空间。
 
 

中南屋往期学员在肯尼亚合影

 

站在轻风吹拂的阳台上,我对“她”有无数种遐想:

 

民间版本的中国大使馆、706空间一样的青年空间、中国青年走向世界的平台、世界看中国的窗口……

 

于是我开始在网上发帖,请求跟我有相似愿望的人一起来做调研、做项目,探索“如何帮助中国人真正走进非洲”。

 

中南屋就是这样成立的,那是2014年4月。

 

 

我和有相似愿望的小伙伴们

 

虽然大家都说,只要开始就走完了一半。

 

但是,亲爱的朋友,相信我,那后面的一半一点儿都不简单。

 

中南屋和我遇到了无数的困难,犯了无数的错误,也碰到了各种各样想“她”消失掉的人。

 

我曾无数次觉得中南屋要办不下去了,对着空空荡荡的屋子,在夜深人静时我流泪过无数次。

 

人来人往均如过客,挫折路上,那几年真正一直陪伴我的,其实只有这个屋子。

 

“她”就静默地呆在那里,给予我力量。

 

2015年,央视纪录片《中国人在非洲》拍我们的故事的时候,

 


CCTV 《中国人在非洲》

 

我说“只要这个屋子在,中南屋就不会倒”,似乎豪情万丈。

 

而我应该有这样的底气。

 

“她”就像一只坚强的小木船,在黑暗的大海中风雨飘摇,

 

却始终船首高昂,风帆澎湃,不曾打算过沉没。

 

终于,中南屋逐渐走出了自己的道路,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与定位。

 

——那已经是成立3年后的事情了。

 

中南屋不会再消失了。

 

而最终,我们和这个小屋还是迎来了告别的时刻。

 

2017年,当我们明白了中南屋虽然要带领中国青年走向世界,还是要立足自己的motherland。

 

我们决定把总部搬回中国,落户上海。

 

无论有多么不舍,我们挥手告别了中南屋1.0。

 

我还记得,那天深夜,自己久久不愿意离开这个屋子。

 

走遍这个屋子的所有角落,每一个角落都往事落樱无数。

 

往事回顾不一定没有遗憾,却没有什么应该后悔。

 

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像巨蟹座,直到当时发现自己恋这个“家”。

 

天亮时,重新出发。

 

我和小伙伴们继续着航海,接下来以上海为中心,每年奔向非洲、南美、东南亚。

 


中南屋学员在柬埔寨调研

 

中南屋的“南”,本来就是global south,我们说的发展中国家,现在的“一带一路”。

 

中南屋的舞台,本来就不只是肯尼亚、不只是非洲。

 

而从世界各地归来,在上海歇脚的时候,便在朋友的办公室——很幸运,中南屋在世界上有许多的朋友。

 

虽然从此“路上”变成了家,我却从来没有忘记最初梦想里中南屋的样子。

 

在未来的世界里,应该有很多实体的中南屋。

 

在中国的每个主要城市里,应该有那么一个中南屋:

 

这里是渴望国际视野、认同世界公民意识的中国新青年们的聚集地,也是世界公民教育在中国传播星星之火的基地。

 

在世界上所有国家的首都,凡是有中国大使馆之处,应该都有那么一个中南屋:

 

这里是中国新青年们走进当地,开展学术调研、公益实践的基地,也是外国人了解中国、与中国人进行开放对话的空间。

 

 


中南屋学员在肯尼亚贫民窟调研

 

如果说造“中国城”是我们走出去并把自己封闭起来的方式,造中南屋就是我们走出去并把自己介绍给世界的方式。

 

一带一路的洪流里面,民间外交,从这些中国新青年开始;民心相通,从这些中国新青年的行动中落实;讲好中国故事,是这些中国新青年天然的强项。

 

如果说2030年,我们希望世界上有100个中南屋,

 

那2019年的尾巴,我们大概要建立第1个。

 

于是,摸摸钱包,我们已经变得比前几年强大一些了,

 

那么,有点逞强地,我们准备复活中南屋的小屋子。

 

不,准确来说,我们准备正式开始我们在全世界的“造屋”之旅。

 

这场旅程的第一个小屋子,最后我们选择了在了上海新天地的一处老宅。

 

新办公地点附近的小巷子

 

这里比邻邹韬奋故居,满街都是法国梧桐和上一次中国与世界相遇的痕迹——相当长时间里,我应该会这么去介绍这个地方吧。

 

直到,20年之后,别人不再说中南屋在邹韬奋故居隔壁,而是邹韬奋故居在中南屋隔壁。那会儿的中国,也应该以一种全新的面貌,在与世界对话了。

 

 

 

2019年的尾巴,“中南屋”走进了新天地,以“中南屋世界公民教育”的新名字。

 

一起来吗?去新天地,看新天地的中南屋,也跟着中南屋走向中国的新天地——广阔的一带一路。

 

 

 

和我们一起,
去看更大的世界,发现更好的自己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分享到:

热门专题

科学公益
对话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